王者体育直播nba_王者体育在线直播观看_

重庆西站外的年夜,他们在路上,守护着路上的人们

春运开始以来,重庆西站来去的人流不绝。西站还没有通轨道交通,上下火车的客流,都是通过公路交通抵达和离开西站。

交巡警总队城市快速道路支队勤务二大队的21名民警,从春运开始,就把工作的重心放在了西站周边。他们守护着西站重要的进出口通道,确保着从这里离开的人能顺利坐上火车,经这里归家的人能平安面见亲人。1月24日,大年三十,晚上7点过,刚刚在队上吃过饭的民警们陆续赶往自己的值勤点。对他们来说,又是一个守护之夜的开始。

▲西站门口车辆爆胎

“不出5分钟,西站就要堵死!”

“9300,9300!西站往西环方向出口有个车坏了!没气了,刚好停在路口上面!需要支援!”

时间是晚上8点左右,记者坐在二大队大队长代宇的警车上,正往西站往西环方向出口驶去。前面的车逐渐降低速度,亮起了一片红红的刹车灯。代宇焦虑地对记者说:“从7点到9点,西站有8趟到达列车。前面怎么越来越慢?这样下去要不了5分钟,西站里面就彻底转不动,要堵死!”

代宇话音刚落,车上的对讲机就响起了前文对“9300”的呼叫。9300,是指挥中心的代号。

“G2870、G1984、D8557……”前方拥堵,一时赶不到现场,焦急的代宇下意识地背起了这个时间段抵达西站的列车班次。突然,他抓起对讲机:“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我看到好像慢慢在动了。”

“呲…啦……我们刚刚把这个车推了点距离,在开口子。勉强能过车了现在,但是还是要支援,水泥墩子搬不动!”对讲机里传来民警孟凡胜的声音。

终于,代宇驾车抵达现场,看见一辆“沪”字头的SUV停在路边打着双闪,右前轮爆裂。在这辆车的后方,就是西站往西环方向的出口,从西站出来的车辆正缓慢从民警刚开拓出的口子驶离。

代宇赶紧招呼故障车辆驾驶员和在场民警,一起尝试搬动路面的水泥分道桩。由于施工,这段路没有路灯,在过往车辆的车灯光里,四个男人又推又拉,再用上钢管抬,也只把这几百斤的水泥墩子挪动了几十厘米。

几分钟的时间里,刚处理完一起事故的罗泰奎也带着队员过来支援,六个人对着两个水泥墩子使了十几分钟劲儿,总算是把道路疏通了。这时,拖车也抵达了现场。事故车辆驾驶员肖先生告诉记者,他是从上海开回来的,老婆是重庆人,今年来重庆过年。刚刚从西站接了人出来,没曾想爆了胎。

肖先生显得有点不知所措,不停问代宇,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代宇告诉他:“先把车拖到安全的地方,前面那个加油站就可以。”

孟凡胜也安慰肖先生说:“车还能修,人没事,就是好事。”

▲大年三十晚出发前,队员们聚在食堂里,食堂师傅专门准备了一顿火锅。

半小时处理3起事故

刚刚搬完水泥桩,罗泰奎立即驱车前往处理另一起事故。晚8点40左右,看着拖车载着肖先生的车驶离,代宇招呼记者,前往罗泰奎的值勤地点。

罗泰奎今年51岁,身材粗壮、眉目和善。记者见到他时,他刚在高滩岩上行加油站处理了一起事故。

“我刚刚被指挥室叫到下行加油站那边处理事故,就又看到对面马路,两个车追尾,没有及时撤离。我看到一个男的,30来岁,在两个车中间站起打电话。我当时急惨了,又是鸣警笛,又是按喇叭,用扩音器喊话,喊他快点撤。结果他可能没听到。这种情况真的吓人!那万一后头再来个车,发生个二次事故,这种肉身站在高速路上面,肯定容易出大问题!”罗泰奎迅速经匝道掉头,赶到现场,发现发生事故的两辆车还没有撤离。罗泰奎赶紧先让他们撤离到加油站里。

罗泰奎说,刚刚追尾的车,是从成都开到重庆,来走亲访友的,驾驶员不太熟悉重庆山地、桥隧的路况,于是发生了意外。松了口气,看看表,罗泰奎说:“刚刚搬了水泥墩子到现在,半个小时,已经处理了三起事故了。还好,都是擦挂追尾,人都没得事。”

春运开始以来,内环快速路上的车流陡增,很多外地车辆到重庆后,因不熟悉路况,导致小事故比平时更易发生。罗泰奎说,春运开始以来,多的时候他和搭档1天能处理20多起事故,这还不包括那些第一时间拍照就撤离了的小事故。“有时候一来就是一片,今天上午我们两个人,1小时就处理了5起。”尽管天气寒冷,罗泰奎的额头上还是浸出了细密的汗珠。

晚9点,在罗泰奎给记者讲述刚刚处理的事故的时候,队员何��在内环新华立交下道口“捡”到一个女孩。

“她看起很小,我们还以为是初中生。看她一个人站在内环上头,很危险噻!我们马上过去问情况,结果她说她在等哥哥开车来接她。我们就让她上警车等,闲聊了几句,才晓得她已经20岁,读大三了。”等到记者赶到现场,女孩已经被家人接走了。何��甚至不知道女孩的名字。他说:“但是她走之前,专门跟我们说了谢谢。”

▲5名民警和1个群众一起疏通道路,搬动水泥桩。

“棘手”的事故

晚9点40,代宇驾着车,带记者前往南环立交。1个多小时前,队员刘军在这里处理完一起“棘手”的事故。

“我们的辖区主线单程是36公里,加上匝道、支线,单程就是40多公里。一巡一个来回,休息不超过一个小时,又巡下一圈。把巡逻中途处理事故的时间刨开,一天开车都能开两三百公里路。”去往南环立交的路途显得有点漫长,一路上,代宇向记者介绍着工作的情况,“我们是要通宵备勤的,要守着,严防意外。”

见到刘军时,已是晚上10点过,路上的车也少了起来。

刘军告诉记者,大概在晚上8点左右,在南环立交发生了一起追尾事故。后车是从广州开回来过年的。之所以说这个事故处理起来有点儿“棘手”,是因为后车驾驶员的说辞太多。

“他先是说前车驾驶员酒驾,后来又说前车驾驶员不是我们来时看到的女性,而是副驾驶上的男子,说那个男子酒驾。其实我们一看这个现场,就明白是后车变道不慎,和前车擦挂了。但是后车驾驶员突然控诉别人酒驾、换人,我们也不可能不管。”

于是,刘军表示现在先取证、撤离,然后带当事双方做酒精检测,并一同往队部调去监控,查看前车是否存在更换驾驶员。毕竟现场询问时,前车副驾上的男子自称为前车驾驶员的父亲,看上去年纪很大,而且没有驾照。“但你的指控也不能是乱说的哈,酒驾和无证驾驶都是比较严重的事,各人要对各人说的话负责哈。”末了,刘军还对后车驾驶员补了一句。

不料,当听到刘军提出的这一长串“繁琐”的处理过程,后车驾驶员反而“秒怂”,不再指控对方酒驾换人,而是同意了刘军的责任认定,双方迅速达成和解,撤离现场。

1月25日上午,刘军特意致电记者,表示经过调查监控,前车并不存在换驾驶员的情况,后车驾驶员对前车“酒驾并在事故发生后换驾驶员”的指控并不成立。

▲罗泰奎在高滩岩加油站处理事故

他们在路上

代宇处理的爆胎意外,司机从1700多公里外的上海,赶来重庆过年。代宇住在8公里,离家25公里,在路上。

代宇今年38岁,从警12年里,有7个年头没有回家过春节。结婚6年来,有3年没有回家过春节。他说:“我老婆在排班表出来之前,天天都在问,问我过年回不回去。晓得我不回去后,她说她要在家把年夜饭做好,今天给我送过来。但是我叫她不要来,好好在家里把父母陪好。”

罗泰奎处理的追尾事故,司机从300多公里外的成都,赶来重庆探亲。罗泰奎住在沙坪坝区显丰大道,离家9公里,在路上。

罗泰奎今年51岁,从警30年里,回家团年没超过5次。到内环工作5年,每年春节晚上都在路上。1月20日,他满51岁的生日,也是在路上过的。他笑着说:“唯一遗憾的是,女儿一直到6岁,我都没陪她过过一个儿童节。现在她都21岁了,不过儿童节了。家人都说,大年三十晚上团年,差人的话,肯定是差我。但是我当警察这么多年了,家人的思想工作肯定早就做通了。我们今晚上值班,也照顾了家不在重庆的同志。毕竟我们住在重庆,平时和家人都见到面的。”

何��送走在内环上的小女孩,小女孩也从他乡坐火车回重庆过年。何��住在鱼洞,离家12公里,在路上。

何��今年43岁,从警20里,回家团年没超过5次。到内环工作10年,回去团过3次年。他说:“没关系的,家人也都理解、支持。西站一天能有近20万的吞吐量,我们守在这里,让更多的人能够顺畅、安全的回家和亲人团聚,是好事。”

▲代宇向记者介绍西站周边交通状况

刘军处理的追尾事故,司机从1300多公里外的广州,赶来重庆过年。刘军住在沙坪坝联芳花园,离家11公里,在路上。

刘军今年45岁,到内环的5年里,回家团过1次年。今年他能回家,是第2次。摸着排挡杆,他说:“晚上10点半下班,要先回队上一趟,动作快的话,还能在12点前赶回家。”记者看到,他右手手腕上的皮肤有密集的皱纹。这是他1个多月前受伤,手腕部骨裂后肿块消散导致的。记者询问他的伤情,他笑着说:“不影响,不影响,骨裂而已,又不是断了。痛是有点儿痛,但是不影响开自动挡的车,不影响处理事故。”

年夜将至,他们都在路上,守护着路上的人们。

1月25日上午,记者又从重庆市公安局交巡警总队获悉,由于疫情影响,所有的民警都已停休返回工作岗位。据悉,除了日常的道路交管工作,重庆交巡警将在接下来全力投入到巡逻防控以及加强入渝公路通道检查等任务中。

重庆晚报・慢新闻爆料邮箱:3159339320@qq.com

――END――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余珂静 文/图